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红霞

爱情,我唯一的宗教,我一无所求;我唯一的遗产,我一无所有。

 
 
 

日志

 
 

挥挥手,带着初次见面的羞怯  

2014-09-06 16:35:01|  分类: 落霞伴雨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其实,我,不喜欢悲剧,尽管我,不喜欢喜剧!
——HHX

有时候,我们总是把自己的愿望寄托到别人的身上,看着别人背着自己的所谓愿望在人世间沉浮。如果,那个人倒下来了,我们也最多就是留下几滴泪水,然后会窃喜:幸好我早就不相信。如果,那个人成功了,我们就会笑的很狼狈,然后会安慰自己:看,我说成就真的成了吧。

昨夜西风凋碧树

我向着来时的路
挥手、挥手、挥挥手
只是不说离别
带着初次见面的羞怯
好像我
正要经过

那时候,大家都在一起学习。我从老师眼中的好学生,慢慢的成绩不好,变成了老李(班主任,政治老师)口中的:何红霞,别的你不会,旁门左道,歪门邪道你全会。亏得后来被老李发现我字写的还行,于是,大概就是又痛又恨吧。还记得去给大家填写毕业证书信息的时候,老李就语重心长的跟我说:何红霞,你其实是很聪明的,只是你没用到正途,希望你以后好好学习,把你的聪明用到正路上。

那时候,跑去数学老师家里补习。其实,我总是被贬的。因为杨进(数学老师)老说:何红霞,你就是不把心思用在学习上。其实,你很聪明!那时候,我的杂书是最多的,娱乐杂志,文学杂志,营养什么的,我全都有,每期必买。用我自己的话说就是:我路过书店,我不进去买两本,我心里就不痛快(有几年前写下的随笔为证)。杨进又总是跟我借书,然后,有时候会跟我讨论书里的文章。印象最深的就是《意林》里的一篇文章《我妈生下我,不是为了迁就你》(大概题目),跟老师争的那个惨。还有就是一篇名为《后来》的文章的个人感悟。可能还会有人记得杨进曾在班上给我冠上了才女的称号,不过,大概没有人会知道为什么。那时候的我,的确是调皮的紧呢!

那时候,我总是那一批需要在最后写上“摘抄”两个字的学生。我还记得有一回抄了一篇作文:读《伶官传序》有感。被蛙哥(语文老师)叫到办公室去了,他问我写的是什么,我表情很纠结的说:我不知道,我抄的。然后,蛙哥就说我很可爱。有一回,蛙哥语重心长的跟我说:何红霞,我一直都认为你是可以默写的很好的学生,可是,你怎么还在摘抄。然后,就真的是菩提树下顿悟的那种,我真的就真的可以默写了。有一回蛙哥布置作业,我就在那儿叫苦,蛙哥那时候说:我认为何红霞是我们班最为可爱的女子,你们看她的表情,是那么的真实!那时候老师讲《氓》,说女子就该矜持,要有东方女性的婉约。还说男子轻诺必薄情,我想这是对我影响很大的。

那时候,班主任真的厌烦我了。他总是说:何红霞,你就是一个话包子,走到哪儿说到哪儿。然后,我的同桌就一直在换,从我熟悉的,到不熟悉的。可是,老师都失误了,因为,谁和我坐一起,谁都能和我说话不学习。那时候,大家在一起真的很好很好。然后,大家也都比我好很多很多很多。

其实,那时候的我,真的以为,我会是大家里面最惨的一个。因为,大家真的都很好很好。我学习不好,又总是影响别人学习。还整天爱做梦(爱情),青天白日的梦。

独上高楼

我梦见了你
像往常一样没有改变
我想你,很想、很想
看着镜子
却恍惚看见了你
正向我一步步走来
越来越近、近得越来越远

我在四川等一个人,没有来。
毕业后,就去了广州。我在广州等一个人,没有来。
后来,我开始相信:我们等的,不是不会来,而是还未到。后来,我变得有勇气也好,不要脸也罢。如果我等的人不来,我可以过去找。我可以为了我喜欢的东西,去奔走,去放弃。只是,不想给自己留有遗憾,努力之后的失落,和没有去做的遗憾,我能承受的只有失落。

那时候,害了我身边的人,来了这个学校,姑且就不算害了自己吧。我知道我说不完的话,影响大家了很多,可是,我也没办法,我就是能东拉西扯乱七八糟的说好多。然后,我就走了,大家都走了。到了各个地方,全国各地,而我到了河北廊坊。带着对未来的无限憧憬,大家各奔东西。

时至今日,好像真的是我,是大家里面过得最为算好的了。其实,我不是好,只是别的人似乎都沧桑,都衰老。那时候,我总觉得我会是第一个经受爱情苦痛的人,我在宿舍说:我要么会是我们之中第一个结婚的,要么就是最晚闪婚的。唉,那时候的我,真的是不知天高地厚呢。所有的人都在叫我放弃,可是,我始终不懂,我本来就没有拥有,我又该拿什么去放弃。只是简单的一个信念,一个寄托,一个愿望,一场梦。

望尽天涯路

手掌蔓延的
全都是荒芜 一片一片 一片片
于是 我把所有的热情
都贯注于指尖
一遍一遍的弹着我爱的歌曲
却被告知 那会是
最使你欢喜的调子

我身上有很多人的期盼,尽管我不知道,到底我是怎么使他们相信。有时候,我想放弃的时候,就会跟我说,大家都悲剧了,就剩你了,你不能再搞悲剧了。

那时候,我看着她寻死寻活,整天跟着担惊受怕。听她说各种的难过,各种的愤恨。然后,又是听另一个人的各种难过,各种愤恨。然后,又是别的其他人。接连不断的人,接连不断的悲剧,开始的时候,跟着一起心都绞着痛。后来,悲催难过之后,就去证明自己其实还是挺好的。因为,大家都快乐了,所以我快乐;大家都悲剧了,所以我快乐。

那时候说:“青春需要尖叫”的女孩,恐怕再也没有了。
那时候说:”我于茫茫人海寻我灵魂之伴侣,得之,我幸;失之,我命“的女孩,真的已经没有了。
那时候说:”我只愿好聚好散“的女孩,如今,也早已做不到好聚好散了。这一次的好聚好散,谁又能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有下一次的好来好往。
那时候说:”是你教我学会相信,而我又该相信什么“的女孩,真的深深的信任了一个人。她说:如果我下了地狱,我肯定会拖着你一起去。因为,你说你爱我,而我,相信了。

人来人往,人去人散。其实,谁都不会永远在身边。但是,为什么没有人相信,谁离了谁也真的是可以活的。再也不想听说任何一个悲剧了!阿门。


我会成为一个诗人,写情诗,写史诗,写下我的墓志铭;
我会成为一个歌唱者,歌唱快乐,歌唱悲苦,歌唱生活的点点滴滴。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