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红霞

爱情,我唯一的宗教,我一无所求;我唯一的遗产,我一无所有。

 
 
 

日志

 
 

莎士比亚四大悲剧对人文主义人生方式的审视  

2014-12-06 17:46:04|  分类: 我的小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莎士比亚与人文主义
莎士比亚是文艺复兴时期的杰出代表人物,也是伟大的人文主义者。在他的创作中,多层次、多角度的反应了他本人对于人文主义的态度。莎士比亚的创作共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1590-1600)历史剧、喜剧时期。如《威尼斯商人》中好人有好结果,而恶人自有恶报。在这一时期,莎士比亚对人文主义进行了歌唱,整个创作都是对于人文主义的颂歌。
第二阶段:(1601-1607)悲剧时期。如《哈姆莱特》、《奥赛罗》等。在这一时期,是一种悲愤、阴郁的情调,早先对人文主义理想的歌颂转变为对现实的严峻的批判。莎士比亚通过他的悲剧创作,对人文主义进行了痛苦的反思。
第三阶段:(1608-1612)传奇剧时期。如《冬天的故事》、《暴风雨》等。在这一时期,对现实的认识越深刻,作者的理想与现实的矛盾也越是尖锐激烈,从现实世界转入幻想世界,对人的出路进行探索以及向基督教价值观的回归。
二、莎士比亚悲剧时期的人文主义
《哈姆莱特》是莎士比亚四大悲剧中最具有代表性的一部作品,是作者精心塑造的具有人文主义思想的一个人物。哈姆莱特是丹麦的王子,为父奔丧,从威登堡回国。却发现叔父克劳狄斯登上了王位,而王后在先王去世不到两个月嫁于现任国王。为此,哈姆莱特感到绝望愤恨:“啊,但愿这一个太坚实的肉体会融解、消散,化成一堆露水!或者那永生的真神未曾制定禁止白杀的律法!上帝啊!上帝啊!人世间的一切在我看来是多么可厌、陈腐、乏味而无聊!哼!哼!那是一个荒芜不冶的花园,长满了恶毒的莠草。”、“只有一个月的时间,她那流着虚伪之泪的眼睛还没有消去红肿,她就嫁了人了。啊,罪恶的匆促,这样迫不及待地钻进了乱伦的衾被!那不是好事,也不会有好结果;可是碎了吧,我的心,因为我必须噤住我的嘴!”(《哈姆莱特》第一幕第一场)在老国王的鬼魂诉说下,哈姆莱特知晓了叔父谋权篡位的阴谋。开始了纠结而痛苦的复仇,最后成功杀死叔父,自己也一起死去。
在这一剧作中,哈姆莱特开始对人充满了美好的愿望:“人类是一件多么了不得的杰作!多么高贵的理性!多么伟大的力量!多么优美的仪表!多么文雅的举动!在行为上多么像一个天使!在智慧上多么像一个天神!宇宙的精华!万物的灵长!”(《哈姆莱特》第二幕第二场)然而,在经历了叔父篡位,母亲改嫁后,他紧接着感到了深深的痛苦,他的理想被重重的打击。他说:“可是在我看来,这一个泥土塑成的生命算得了什么?人类不能使我发生兴趣;不,女人也不能使我发生兴趣”、“丹麦是一所牢狱”、“(世界也是一所牢狱)一所很大的牢狱,里面有许多监房、囚室、地牢;丹麦是其中最坏的一间。”(《哈姆莱特》第二幕第二场)哈姆雷特的伟大的事业是为父复仇,可是他却一再的犹豫,他甚至因为担心死后要做什么梦,而推迟,或者可以说是决定放弃他的复仇。“死了;睡着了;什么都完了;要是在这一种睡眠之中,我们心头的创痛,以及其他无数血肉之躯所不能避免的打击,都可以从此消失,那正是我们求之不得的结局。死了;睡着了;睡着了也许还会做梦;嗯,阻碍就在这儿:因为当我们摆脱了这一具朽腐的皮囊以后,在那死的睡眠里,究竟将要做些什么梦,那不能不使我们踌躇顾虑。”(《哈姆莱特》第三幕第一场)到最后,他绝望的思考“To be or not to be”、“这是一个颠倒混乱的时代,唉,倒霉的我却要负起重整乾坤的责任”(《哈姆莱特》第一幕第5场)在那个颠倒混乱的时代,哈姆莱特默默忍受着命运的暴虐的毒箭,背负起重整乾坤的职责。哈姆莱特由开始的推迟复仇,到后来让人代替自己去英国,自己返回丹麦进行复仇,这是一个人文主义者的转变,人的欲望,最终战胜了人的理智。哈姆莱特最终的复仇成功了,他成功的杀死了克劳狄斯。可是却酿成了更大的悲剧。人文主义的人生方式,在这一复仇的成功中,得到了彻底的摒弃与失败。
哈姆莱特在复仇的过程中一步步走向死亡,而人文主义也如同于此。可以说,莎士比亚的对于人文主义的态度发生了本质性的转变,从开始的赞美歌颂,变成了无尽的失望、痛苦、甚至是绝望。
《奥赛罗》讲述了一个感人的爱情悲剧故事,这一故事和《罗密欧与朱丽叶》有着极大的不同。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死亡促成了两大家族的恩怨尽消,而苔丝德蒙娜的死亡,却宣告了更多人的死亡。最典型的就是她的丈夫奥赛罗的悔恨自杀。
苔丝德蒙娜和大她很多岁的奥赛罗冲破种族和封建的枷锁,因为爱情而结合在一起。苔丝德蒙娜热爱生活,忠于理想,忠于爱情:“无情可以有大影响,他的无情可以毁我的生命——抹不杀我的爱情!”。她单纯,在奥赛罗对她表现出了种种的不满后,她仍然相信奥赛罗很爱她,从自己的身上找原因。她善良,伊阿古算计卡西欧去求她,请求她给奥赛罗吹枕边风原谅卡西欧的过错,她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去帮助他。与苔丝德蒙娜不同的是,奥赛罗的爱情极其脆弱,他对于苔丝德蒙娜从极度信任到深刻怀疑,从喜爱万分到万分憎恨,这不仅是他个人的爱情发生的转变,也是一个人的人性从善到恶的发展。伊阿古的随意挑拨,他就认为妻子对自己不忠,他没有给过苔丝德蒙娜解释的机会,尤其是在手帕事件中,奥赛罗更是因此亲手将热爱他的苔丝德蒙娜掐死在他们的婚床上。到死,苔丝德蒙娜都还认为奥赛罗是他的主(“祈祷过了,我的主”)。
在这一剧作中,苔丝德蒙娜身上所体现的美好,正是人文主义值得肯定的一面:对人性的依赖,对人的信赖等。当奥赛罗亲手掐死她的时候,人文主义的美好之光也在这一刻彻底的熄灭。奥赛罗,认识不到人性中的险恶,他一意孤行的听信伊阿古的话,最后在悔恨和痛苦中自杀。从这里开始,美好的爱情,不再是人性中险恶的救赎(《罗密欧与朱丽叶》),建立在美好爱情之上的人文主义理想,宣告破灭。这部剧作的悲剧性,在于它毁灭了所有一切美好的东西,将不美好凸显了出来。
从《哈姆莱特》到《奥赛罗》,莎士比亚笔下的人文主义,从人的理性和欲望的冲突,转变为对人性中善与恶的深刻思考,更进一步的揭露了人文主义人生方式的缺陷。在这一部戏中,同哈姆莱特一样(欲望战胜了理智),人性中的恶也战胜了人性中的善。
《李尔王》这部作品讲述了一个时代颠覆的社会秩序和伦理纲常的故事。李尔是一个极度虚荣的人,大女儿和二女儿甜言蜜语换得了李尔的全部权利和财产。小女儿因为忠诚说真话没有分得一点财产。也因此勃垦第公爵放弃了对考狄利娅的追求。后来,失去王权的李尔被两个女儿虐待,最终发疯。他看清现实的冷酷无情“啊!不要跟我说什么需要不需要;最卑贱的乞丐,也有他的不值钱的身外之物;人生除了天然的需要以外,要是没有其他的享受,那盒畜类的生活有什么分别。。。。。。神啊,你们看见我在这儿,一个可怜的老头子,被忧伤和老迈折磨得好苦!假如是你们鼓励这两个女儿的心,使他们忤逆他们的父亲,那么请你们不要尽是愚弄我,叫我默默忍受吧;叫我的心里激起了刚强的怒火,别让夫人所恃为武器的泪点玷污我的男子汉的面颊!(《李尔王》第二幕第三场)”感到人间的深刻不平“儿女的忘恩!这不就像这一只手把食物送进这一张嘴里,这一张嘴却把这一只手咬了下来吗?。。。。。啊,里根,高纳里尔!你们年老仁慈的父亲一片诚心,把一切都给了你们——啊!(《李尔王》第三幕第四场)
在李尔还是君主的时候,他昏聩无道,听信谗言,驱逐肯特赶走考狄利娅。但在他疯癫后,反而充满了仁爱与同情。他首先谴责对她不好的人:“雨、风、雷、电,都不是我的女儿,我不责怪你们的无情,我不曾给你们国土,不曾称你们为我的孩子,你们没有顺从我的义务;所以,随你们的高兴,降下你们可怕的威力来吧,我站在这儿,只是你们的奴隶,一个可怜的、衰弱的、无力的、遭人贱视的老头子。可是我仍然要骂你们是卑劣的帮凶,因为你们滥用上天的威力,帮同两个万恶的女儿来跟我这个白发的老翁作对。啊!啊!这太卑劣了!(《李尔王》第三幕第二场)”进而李尔蔑视强权:“你还看见那家伙怎样给那条狗赶走吗?从这一件事情上面,你就可以看到威权的伟大的影子;一条得势的狗,也可以使人家唯命是从。你这可恶的教吏,停住你的残忍的手!为什么你要鞭打那个妓女?向你自己的被上着力抽下去吧;你自己心里和她犯奸淫,却因为她跟人家犯奸淫而鞭打她。(《李尔王》第四幕第六场)”最后反省自己的罪过:“你们不应该把我从坟墓中间脱了出来。你是一个有福的灵魂;我却缚在一个烈火的车轮上,我自己的眼泪也像熔铅一样灼痛我的脸。”、“你(考狄利娅)必须原谅我。请你不咎既往,宽赦我的过失;我是个年老的糊涂人。”(《李尔王》第四幕第七场)由此,李尔由一个昏聩、虚荣的君主,转变为一个具有人文主义思想的人,他诅咒强权,反思自己的罪过。
但,理想和现实是冲突的。李尔在君权的放弃前后,成为了冲突的受害者。他开始以为两个女儿会好好的孝顺他,但现实是两个女儿都在虐待他。他开始和命运挣扎,后来向小女儿考狄利娅深深的反思自己的罪过,并祈求她的原谅。可是,最后,李尔和考狄利娅都走向了死亡,李尔作为君主的自我反思在现实面前,完全失去了效用。
从《奥赛罗》到《李尔王》,人文主义的思想危机,进一步得到了阐述。从善与恶的冲突,转而为理想与现实的冲突,但悲剧的是,恶毁灭了善,而理想在现实面前也退居幕后。
《麦克白》整剧都笼罩在一种阴暗的环境中。从剧本的最开始,女巫预言是阴森恐怖。在班柯怀疑女巫预言是谎话的时候:“魔鬼为了要陷害我们起见,往往故意向我们说真话,在小事情上取得我们的信任,然后在重要的关头我们便会堕入他们的圈套。(《麦克白》第一幕第三场)”麦克白,暴露了他本性中恶的一面:对权利的渴望,巨大的贪恋:“想象中的恐怖远过于实际上的恐怖;我的思想中不过偶然浮起了杀人的妄念,就已经使我全身震撼,心灵在胡思乱想中丧失了作用,把虚无的幻影认为真实了。(《麦克白》第一幕第三场)”麦克白为了满足自己不断膨胀的野心,明明知道邓肯对于他的信任,秉性仁慈,没有过失的处理国政,但他的心灵在胡思乱想中丧失了作用,终于还是和麦克白夫人合谋杀死了国王邓肯。在杀死了邓肯之后,麦克白开始不安,恐惧的睡不着觉。“不要再睡了!葛莱密斯已经杀害了睡眠,所以考特将在也得不到睡眠,麦克白将在也得不到睡眠!(《麦克白》第二幕第二场)”“以不义开始的事情,必须用罪恶使它巩固(《麦克白》第三幕第二场)”麦克白当上了国王,贪恋权欲进一步泛滥,为了维护他的王权,他派刺客去刺杀大臣班柯赫他的儿子弗里恩斯。他的心灵和良知进一步的堕落毁灭。但他仅存的良知却谴责着他,折磨着他。“我的心病本来可以痊愈,现在它又要发作了;我本来可以像大理石一样完整,像岩石一样坚固,像空气一样广大自由,现在我却被恼人的疑惑和恐惧所包围拘束。(《麦克白》第三幕第四场)”在看见了王座上的邓肯后,麦克白更加的不安,为了消除这种不安,麦克白决定杀死麦克德夫。“那么尽管活下去吧,麦克德夫;我何必惧怕你呢?可是我要使确定的事实加倍确定,从命运手里接受切实的保证。我还是要你死,让我可以斥胆怯的恐惧为虐妄,在雷电怒作的夜里也能安心睡觉。(《麦克白》第四幕第一场)”为消除恐惧的举动,使得麦克白更加的恐惧和不安。麦克白在这种恐惧和不安中惶惶度日,最后在和马尔康的战斗中,战败死去。
麦克白由昔日受人尊崇的大将军,变成了一个弑君篡位的罪人。作品一方面谴责了权欲带、野心带给人的毁灭,也同时展示了一个由善变恶的人的内心的挣扎(麦克白夫人洗手,麦克白杀死了睡眠)。
在这一剧作中,莎士比亚将人性的卑劣进一步阐释。什么东西能最好的说明善,是恶。麦克白夫人梦游洗手,是善驱使的必然。麦克白作为侄儿和将军,杀死了国王邓肯,这是对传统道德的深刻反思,对人文主义的人生方式的深刻审视。
三、总结
人文主义的思想危机已经凸显,作为曾经的人文主义的坚决拥护者,在面对这一现象,由《哈姆莱特》的绝望,到《奥赛罗》中对于善恶的反思,再而到《李尔王》中君主的自省,最后到《麦克白》中善于恶的进一步冲突。莎士比亚四大悲剧,无疑是在人文主义思想出现危机的时候,寻求着一条出路。人的理智的制约(哈姆莱特延宕,奥赛罗美好的爱情,考狄利娅的孝顺、李尔的自省,麦克白与其夫人的良知谴责),已经不能很好的控制人的无限的欲望(哈姆莱特复仇,奥赛罗掐死苔丝德蒙娜,里根姐妹的谋权,麦克白的篡位)。那么唯一的出路就只有基督教的价值观回归。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