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红霞

爱情,我唯一的宗教,我一无所求;我唯一的遗产,我一无所有。

 
 
 

日志

 
 

高山遇流水,到底总是经典  

2014-01-01 17:32:54|  分类: 我的小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是人间 
你便是我的四月天
我是黑夜海上漂泊的船 
你便是我的雪白风帆
然而
我是启程点
你是终结点
我们之间隔的距离
被世人称作永远
那咆哮渐息的海浪
也不记得谁曾来过这里

记不清什么时候和你讨论《高山流水》了,我说那是《高山》和《流水》两部分组成的,每一部分都很不好听,我都很不喜欢。你偏说那就是经典,我不想在这种事上作过多的争论,于是高呼:经典经典,全都是经典,姑娘我就偏巧不爱经典。
如今,我听它怎么会听的掉了泪。
就觉得一切的因缘际会,都被上天安排的很巧妙。我突然很想知道如果俞伯牙没有遇到钟子期,那是不是就没有伯牙绝弦这回事,是不是这世上就会传下一个很好很好的琴师俞伯牙,是不是俞伯牙的名字就会取代《高山流水》。你说,钟子期怎么就好死不死的刚好就听出了伯牙琴声里的高山和流水,你说,俞伯牙怎么就好死不死的刚好弹个琴就刚好遇到钟子期去山上打柴呢?你说他们怎么就好死不死的,真的偏偏就给遇见了呢。
是不是我们还振得跟从张爱玲的思想观:于千万人中遇见你要遇见的人,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没有别的话可以说,唯有轻轻地问一声:噢,你也在这里?
我就突然觉得《高山流水》真的是一曲悲歌,你说伯牙当年是不是根本就不是在感慨大自然,他根本就是在悲哀中宣泄,刚好遇上了一个懂他宣泄的钟子期,其实钟子期说不定也不是真听出了什么鬼高山什么鬼流水,刚好高山和流水就是一个暗号而已。
你说高山有没有可能就不是高山,它就是一切不如意的代表,像高山一样推不倒,让人害怕之后敬畏。你说有没有可能流水就是泪水,它就是一切终结于此的意味,不悲伤,不难过,就是一种湘妃哭过痛完之后的风淡云轻。
你说,有没有可能俞伯牙和钟子期指不准原本就是密友,只是生活变迁,他们都不在懂得对方,继而远离,一个弹琴,一个打柴,但是多年的相知,连选择隐居的地方就离的那么那么近。然后,他们经过了生活中的万般风景,尝过所有的悲和乐,后知后觉的发现,以前所不能理解接受的,现在就那么轻而易举的觉得理所当然。就猛然发现,两个密友之间,有什么是不能共通,有什么是不能理解的呢。在两个不同的地方,他们都决定去找回曾经那个最懂自己的人。于是伯牙就打听到了子期打柴的必经路,在那儿弹啊弹,子期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他在接近的途中回忆就像一副画卷的舒展,原来,那就是伯牙啊,原来,兜兜转转,自己和伯牙已经变得苍老,连世界,都变得更年轻了。
后来,子期死了。伯牙痛失密友,那把曾弹出《高山流水》的琴,就是一个带给他希望,又让他今日更加绝望的东西。子期死了,伯牙老了,生活的酸甜苦辣,就大抵如此这般。伯牙,终于还是死了。

《高山流水》的经典,就是一种从高山到了流水的释然,就是两个经历了酸甜苦辣的人的再遇再相知。它大抵是对”真“的赞美和传承,虚幻的婆娑世界,”真“变得更难能可贵。每个人都会有一段高山的经历,然后时间带来流水的静谧,过去的过不去的都过去了。

越来越多的脸,有着相同的鼻眼。

我于茫茫人海,寻我灵魂之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